少年識得愁滋味 | 高一 林永屹

時間:2017-05-17   瀏覽次數:
  字體大小:放大 | 縮小 | 正常  

魯迅先生曾發問:“中國人失去自信力了嗎?”試問何為自信力,自信力就是一個民族足以傲然挺立的資本、民族的脊梁——少年。

早在魯迅先生之前的梁任公先生就曾在他的《飲冰室全集》中說過:“少年強則國強,少年富則國富……”少年,是四季中最明媚的春,是晨光依稀中初升的太陽。他們的肩上,承載著一個民族的希望與未來。然而,我們不難看到,處于和平時代的少年,正被一種更可怕的勢力所包圍著——校園暴力。所謂校園暴力指的是學校中發生的侵害未成年人身體亦或是心理上的一種“暴力”,施暴者或是同學或是老師,而材料中的小男孩則是受到校園暴力的典型,這個事件并不是鮮而聽聞的,而是經常發生在我們窗明幾凈、本是洋溢著青春氣息的校園中的,捫心自問,為什么,是什么原因,讓本是“凈土”的校園沾染上暴力這個字眼?

先不說施暴的兩個孩子的是非對錯,家長與學校的反映已經是非常令人心寒了,拒絕道歉,將此事定性為“孩子淘氣”學校更是不屑一顧,只是一個過分的“玩笑”。原來玩笑可以過分到使一個孩子產生“急性應激反應”?是寬容還是縱容想來也不必說破了吧!而放縱的結果又會如何?受欺凌的孩子從此一蹶不振、施暴的孩子有恃無恐從而越來越“過分”?這樣的結局是不堪想象的更是每個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孔融四歲便通曉讓梨的道理,中國人似乎自古以來骨血中就奔涌著容忍、謙讓、和平,可不知從何時起,容忍恭敬變成了不守規矩、不懂禮節;謙和友善變成了自私自利。當一群群青衣白衫的謙謙君子變成了一個個目中無人的“小霸王”民族的自信力還剩多少?校園暴力只是一個縮影,宏觀條件下更能折射的問題是:時代變了,生活條件好了,可中國人,也變了。不說人心不古,就從最簡單的漢字來說,有多少人很少拿筆寫字?又有多少人提筆忘字?博大精深的文明難熬要止于當今嗎?我想,恐怕沒有人愿意看見奔流不息的長江斷流的那天吧!

家長要求處理施暴的孩子,并不只是為了懲罰這個表面含義,而是為了為自己的孩子討回一個公道,一個讓他重振起來,重新笑對人生的理由,而這,也不能實現嗎?

少年不知愁滋味,我不希望那本是純如清泉的心靈沾染一絲雜質。而我們的國家,是否又可以如從前那般呢?而這主要要靠我們自己,由我們自己拾起那丟失的自信力。

DSC06113.JPG

Copyright 2005-2006 毛坦廠中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六安市東部新城悠然藍溪東側 皖ICP備16023282號-1 皖六公網備3424012012039
本網站由 皖西電腦有限公司 提供技術支持

皖公網安備 34150102000040號

黄 色 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