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悲秋常作客|高一林永屹

時間:2017-04-20   瀏覽次數:
  字體大小:放大 | 縮小 | 正常  

漫漫人生之路,苦痛艱難不可避免。有些人笑著面對,挺過了。有些人悲觀消極,可能從此一蹶不振,墜入萬丈深淵。痛了,就咬緊牙關,勇敢面對。


多次遭貶的蘇東坡,可謂是命途多舛。可他卻不整日眉頭緊鎖,反而過起“左牽黃,右擎蒼”的瀟灑日子。他也有過“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的悲痛,可很快便化作“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豁達明朗,實在令人佩服。同樣遭貶的還有唐代詩人劉禹錫,他初到貶地備受不公待遇,后來竟讓他住在簡陋偏僻的“陋室”之中。要是一般人早就活不下去了,可這位大詩人卻偏說“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并以孔子的得意弟子顏回自比,十分享受“陋室生活”。簡陋不堪的環境竟變成了“臺衡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與他作伴的都是“鴻儒”之士,好不自在。他們將心中苦悶化為對生活積極向上的態度,誠如蘇軾所說“但少閑人如吾兩人者耳”。


除了貶謫之痛,還有一群人為國而憂,為國而愁。杜子美就是一個杰出的代表,他筆下“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字字錐心,句句泣血,讀之仿佛眼前已然出現一白發蒼蒼,憔悴不堪的老人了。可這位老人也曾揮毫寫下“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的字句,這首詩被稱作杜甫平生第一快詩的名作,完完全全呈現了杜甫多年心結解開的激動與興奮。雖然這只是一時的,杜甫終此一生也未走出他痛苦的陰影之中。如杜甫一般還有一位大文人,不是李白,而是李煜。他從萬人之上的九五之尊突然跌入塵埃,淪為階下囚,整日茶飯不思,懷念故國,他的痛,縱觀中華歷史上下五千年,無人能體會得到,即使有一兩個亡國之君與他一般,卻無人能敵他過人之才氣,他眼中“離恨恰如春草”“夢里不知身是客”“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他愛用所有充滿生機的、亦或是靜的、流動的意向來抒發自己心中的苦痛,這痛壓得他喘不過氣,唯有詞才能讓他忘卻憂愁,暫時的也無妨。他的愁,最終恰似一江春水,奔赴東而去。


每個人都會經歷痛苦,可若沒有痛苦,我們可能都只是這宇宙之間一個最普通的生命。因為有痛,才造就了如此狂放不羈的蘇子瞻,才有了寧靜淡泊的劉禹錫;因為有痛,才有了憂國憂民的杜甫;因為有痛,才有了在春花秋月之間流連的李后主。我們或用于面對痛苦,或沉浸其中不可自拔,或以痛明志,厚積薄發……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做法和態度,但都不能因痛而忘卻,你心中最初的向往。只有這樣,你才能笑著,并流淚挺過去,然后你的向往便蹁躚而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我寧愿將所有的憂愁痛苦都寄予秋日的紛紛落葉之中,我便獨自留于春日樂景之中,待下一年秋來到之際,我拾起落葉,才明白什么叫長大。



Copyright 2005-2006 毛坦廠中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六安市東部新城悠然藍溪東側 皖ICP備16023282號-1 皖六公網備3424012012039
本網站由 皖西電腦有限公司 提供技術支持

皖公網安備 34150102000040號

黄 色 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