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我們成為優秀教師

時間:2016-10-31   瀏覽次數:
  字體大小:放大 | 縮小 | 正常  
來源:山東萊蕪市實驗中學 楊富志 

  普通教師破繭成蝶的密碼是什么?

  兩個字!堅持!

  那么堅持做哪些事情呢?

  李鎮西老師提出的“五個一”工程。

  上好一堂課;至少找一位學生談心或書面交流;思考一個教育或社會問題;讀書不少于一萬字;寫一篇教育日記。

  先說每天上好一堂課。

  有這樣幾個小問題,有必要講一下。

  第一個小問題是:什么是好學校?

  我個人認為,學生一睜眼就想往學校跑的學校就是好學校。

  第二個小問題是:什么是好教師?

  我個人認為,學生一睜眼就想去學校見到的教師就是好教師。

  好教師和好學校是什么關系?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第十七章“加強教師隊伍建設”中說:“教育大計,教師為本”。

  所以,有了好教師才會有好學校,有了好學校才會有好教育。

  也就是說好教師在國民教育中占有無足輕重的地位!

  那么好教師靠什么吸引孩子一睜眼就想往學校跑?

  無論誰來回答這個問題,有一點是繞不過去的。

  那就是好教師有絕活,這絕活就是好課堂。

  一堂好課的標準,通常說來,無外乎“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相機誘導”“生命在場”“為思維而教”“產婆術”“啟發式”等等諸如此類的內涵豐富的金科玉律。

  但是,這些金科玉律,如果脫離了這個詞上——迷戀,最終都會化為泡影。迷戀一詞來源于這句話——什么是教育學?教育學就是迷戀他人成長的學問。這句話是誰說的?是一個叫馬克斯?范梅南的加拿大人。這就好就出自《教學機智——教育智慧的意蘊》。

  我的師傅蔣老師對我說過這樣一句話:學生愛學習、愛學校是從愛老師開始的;學生厭學習,厭學校也是從厭老師開始的。

  對于我師傅的這句話,我是這樣理解的——與其說是學生厭學,不如說是學生厭教。

  因為,從來就沒有天生厭學的孩子,可為什么越來越多的學生不愿意學習?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咱們的課堂教學味同嚼蠟,與迷戀相去甚遠啊!學生上課,如坐針氈!簡直就是受罪啊!

  所以,從學生這個角度講,一堂好課的標準就迷戀。迷戀就是喜歡——喜歡學習,喜歡老師,喜歡學校。

  有這樣一個現象可以衡量你的課是否令學生迷戀。

  當你宣布下課,還沒走到教室門口,就有學生圍著你,問這問那!那么這節課就是一節好課。如果有學生這樣對你說,“老師,這節課過得好快啊!”其他學生隨聲附和“就是就是”的時候,恭喜你,這節課就是一節讓學生感到“迷戀”的課。

  “迷戀”這個詞,太有震撼力了。它讓我的心顫抖不已,讓我感到無地自容。我質問我自己——我何曾想過迷戀學生?我何曾想過讓學生迷戀我的課堂?

  讓我感到無地自容的原因是,我是最近才迷戀上迷戀這件事的。

  自1999年曲阜師范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以來。我的課堂教學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從1999年到2009年,整整10年的時間。反觀這十年的課堂教學,用一句話來概況就是:“沒有揣不肥的豬”。

  這是一句古語,意思很淺顯,要把豬喂肥,就要不斷地揣。但是,如果這句話從一位局長口中說出,就有了特別的味道了。

  誰是豬?

  學生!

  誰喂豬!

  教師!

  怎么喂?

  揣!

  揣的意思就是塞進去!塞不進去也要硬塞!

  感情我這十年不是在教書育人,而是在喂豬啊!我原來是個喂豬的啊!

  試問:現在還有多少人,正和我一樣做著喂豬的活!

  不過,我也的確喂肥了不少豬!我還贏得了這樣的贊譽:楊老師教學有道道!

  現在想想,我簡直難以原諒我自己。

  請看一個視頻,視頻的名字叫35太難了。

  看完這個視頻,我們在笑的時候,是否也反思一下,咱們比這個家長高明嗎?

  (看視頻)

  視頻看完了。我只說一句話,祖國的花朵就是這樣被我們摧殘的!民族的未來就是這樣被咱們扼殺的!

  第二個階段是從2009年11月到2013年3月。反觀這3年多一點的課堂教學,也可以用一句話概況——這就話就是“老佛爺與小李子”,學生就是那個慈禧太后,高高在上,我就是那個大太監李蓮英,低三下四地為老佛爺慈禧太后服務。

  這種做法,來源于《中國教師報》,《中國教師報》自稱“課改報”,這期間我是《中國教師報》的特約通訊員,天天接受新課改的洗禮,天天想著怎樣從“油鍋里撈孩子”。從“油鍋里撈孩子”,這句話是中國教師報副總編李炳亭的口頭禪。有這樣一幅圖片給我印象很大。(請看圖片)整個圖形就是一個圓,學字在圓心,教字在圓上。學字不動,教字圍繞學字在圓上不停地旋轉。旋轉幾圈后,學字變成生字,教字變成師字。

  該圖所傳達的教學理念就是學為主,教為輔;生為主,師為輔——其實就是讓學生自學——先獨學再對學后群學。換一種說法就是以人為本,以生為本,以學文本;再換一種說法就是解放學生,發展學生;不唯師,只唯生;不唯教,只唯學;最終實現師生共同發展。(看圖片)

  在這樣的理念下,我就向李蓮英服務慈禧老佛爺一樣,天天圍繞著學生轉,一直轉到2009年7月中考,累但教學成績非常耀眼,中考成績絕對是第一,考上萊蕪一中的40多人。可以說,做到了李老師口中的好教師班帶得好,課上得好,學生考得好!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請看學生時慶卓 2013-8-7 12:47:47對我的控訴!

  你聽著。以下是你的罪行,對學生太好,又夠幽默,你真貼心。本庭宣判——罰你一輩子做我的老師。不得上訴。退庭。你要發給六十個學生,若不發,今年之內你會慢慢失去六十個最好的學生!

  怎么辦!發吧!這年頭,不僅要聽校長的,還要聽學生的。

  第三階段是從2013年3月直至未來,源起于“錢學森之問”。用一句話概況就是從“太極”到“思辨”,這個過程來的有點晚,但我要堅持下去,要享受真教育的幸福。

  先說“錢學森之問”。

  2009年10月31日,錢學森在北京逝世,享年98歲。2009年11月11日,安徽高校的11位教授聯合《新安晚報》給新任教育部部長袁貴仁及全國教育界發出一封公開信:讓我們直面“錢學森之問”!

  什么是“錢學森之問”?

  “為什么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杰出人才?”這就是正聾發聵的錢學森之問。

  對啊!“為什么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杰出人才?”按理說,這樣的涉及到國家命脈的事情?我一介草民,無權干涉!但我從小就憂國憂民,我記得我小時,經常擔心天塌下來怎么辦?愁眉苦臉!倚著門框做思索狀,家長這樣說我:“這孩子!瞎操心!”

  杞人憂天啊!沒辦法!誰讓咱是一個有良知有擔當的教師呢!

  其實,錢學森之問根本不是錢老的臨終遺言,也不應該稱之為錢學森之問,明眼的,一眼就看出來,這分明是溫總理之問嘛?這個并不重要!據說,溫總理在2006年,拿這個問題請教國內最有名的六所大學校長和教育專家,他們的回答是:要培養杰出人才,關鍵是教師。

  那么,教師培養杰出人才的關鍵又是什么呢?

  課堂!

  但,喂豬式的課堂和太監式的課堂能培養出杰出人才嗎?

  不能!

  什么樣的課堂才能培養出杰出人才?

  思辨課堂。

  什么是思辨課堂?

  簡單地說就是五個字——學、問、思、辨、行。請看課件。

  我認為只有思辨的課堂才能回答錢學森之問。

  這首先涉及到教和學的關系。

  我有一天,我查教和學兩個字的本義,發現了一個秘密。教和學同源于。“斈”是“教” 和“學”兩字的共有源頭,“教”和“學”兩字都是從“斈”轉換而來的。在《說文解字》對“斈”字的注文里,我們還發現了一句非常關鍵的話:“教者,與人以可放(仿)也;學者,放(仿)而像之也”。

  那,這樣的“教”和“學”的關系用什么來表述才恰如其分呢?

  陰陽圖。

  請看課件!

  道家的“陰陽魚”圖是一個外形為圓,里邊有一根曲線平均分隔著一黑一白兩條魚的圖案。在“陰陽魚”圖中,最玄妙的就在這根曲線上。這根曲線在“陰陽魚”圖中起著“中樞”的作用,“曲線”者,動“象”也!它不僅揭示了世界上萬事萬物始終都處在“運動、變化、發展”著的一種動態,還揭示了世界上萬事萬物在運動、變化和發展中都必須遵循“平衡”、“制約”的原則。

  如果把“教”當做“陰”,把“學”當做“陽”。“教”和“學”共同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陰陽魚”圖。這個表面看來黑白分明,勢不兩立的“陰陽魚”圖,只要一扯動中間的那根“曲線”,“陰”和“陽”也就是“教”和“學”就交融互動起來,而且此消彼長地運動著。

  如果我們認同上述觀點。那么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從“陰陽魚”圖來看,不存在一個“陰”和“陽”自始至終“誰為主體誰為主導”的問題,也就是誰支配誰的問題。因而“教”和“學”也就不存在一個“誰是主體,誰說主導”的問題。教學實踐也證明了這一點,在這一時刻,也許“教”是主導,“學”是主體;在另一時刻,也許“教”是主體,“學”是主導;甚至還存著某一時刻,“教”和“學”都是主體都是主導的現象。這就是所謂的教學相長。因為教和學的本質是互動,碰撞、交融直至創生。

  再看動態陰陽圖。

  與這動態的陰陽圖相匹配的教學教學模式就是思辨課堂。

  舉例說明。

  2013年,我在梁山縣上了名著閱讀批注課。就是按照這五個字來上的。

  先看學習內容

  “你看他一個個——跳樹攀枝,采花覓果;拋彈子,邷么兒,跑沙窩,砌寶塔;趕蜻蜓,撲(蟲八)蠟;參老天,拜菩薩;扯葛藤,編草(巾未);捉虱子,咬又掐;理毛衣,剔指甲;挨的挨,擦的擦;推的推,壓的壓;扯的扯,拉的拉,青松林下任他頑,綠水澗邊隨洗濯。”

  所謂的“學”就是目標導學。首先我出示學習內容。接著學生默讀,勾畫出自己不懂的地方。

  所謂的問就是質疑問難。學生就在學的過程中發現的問題提出質疑。學生很可能會提出一下問題。(講課件)

  所謂的思就是思索探究,就是對引導學生對自己提出的問題進行思索。編草(巾未)的(巾未)的讀音的問題怎么讀?自己探究。我只提示了一下注意最后一個字讀音,學生在反復讀的過程中頓悟了,這個字讀WA,根據是押韻。

  所謂的辨就是討論辨別,比如撲(蟲八)蠟一詞的含義是在討論中辨明的。(看課件)

  所謂的行就是學以致用。用這伙孩子的語文老師的話來說:“這個暑假,就用楊老師交個大家的方法讀書!”

  我認為任何教育教學的形式都離不開“學?問?思?辨?行”這五個字,我們甚至認為這五個字是教育教學的關鍵。任何一堂課,倘若落實了這五個字都應該是一堂好課。我們可以演繹這樣一個情景:倘若問:“課堂離開了學生的‘學’行不行?不行!沒有學生的‘問’好不好?不好!沒有‘思’的課堂還能叫課堂嗎?不能!教育過程沒有‘辨’,或者說教育的結果是非不明,這還是教育嗎?不是!‘知’而不‘行’,教育目的實現了嗎?沒有!”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不言而喻的,因為這是“規律”。其實,一次次的課堂教學改革都沒有逾越這五個字。可現實課堂上有幾位教師對這五個字的內涵奉行不悖?我們不能對這“即簡單通俗而又永放光芒”的五個字熟視無睹。于是,我們提倡“思辨式教學”。我在理論上和實踐上構建起了以“學?問?思?辨?行”為核心要素課堂教學模型。這一模式不僅是理論的,也是實踐的;不僅是過程的,也是方法的;不僅是思想的,也是工具的;不僅是傳統的,也是現在的,更是未來的。因為它是客觀的、中正的、創新的、思辨的,它能夠回答錢學森之問,從課堂教學這個角度而言。


Copyright 2005-2006 毛坦廠中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六安市東部新城悠然藍溪東側 皖ICP備16023282號-1 皖六公網備3424012012039
本網站由 皖西電腦有限公司 提供技術支持

皖公網安備 34150102000040號

黄 色 片在线观看